望著環島記事簿蓋滿沿路警察局的戳章,心裏有些激動。想著自己獨自慢跑,沒有同行夥伴互相支援,最後竟然能在臺灣環島公路上留下慢跑的足跡,感覺好像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。誰說老年的背後只有蹣跚的背影,只要肯給自己一個探索臺灣的機會,隨時都可出發,讓生命重新振奮起來。說走就走,別讓夢想永遠停留在只是個夢想。只怕你不做,沒有做不到的事,二十四天環島下來的開支只花了一萬零五百三十九元,你相信嗎?

從臺中出發,第一天興致特別高昂,踏著輕快的步伐,不久就進入中彰交界的大肚橋,心境隨著寬闊的大肚溪床變得寬廣舒暢。幾輛越我而過的單車騎士,紛紛豎起大拇指回頭對我喊:「加油。」宏亮的加油聲,激起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完成環島的壯志。

五十八歲的他,用雙腳丈量臺灣房屋貸款

憨人跑環島

臺灣雖然只債務協商是一個蕞爾小島,但環島公路慢跑一圈也有一千一百一十三公里。若以平均每天慢跑五十公里計算,也需要跑二十三天才能環島一圈。

胸前別上「環島馬拉松」的布條,激勵自己實踐馬拉松精神,就這樣以五十八歲的年齡踏上慢跑環島之路。

年輕時的流浪是一輩子的養分,年長後的流浪是享受生命的光芒。前半生沒時間儲備流浪的養分,後半生更要積極舒展心靈,讓光芒再現。

企業貸款

那天,走在麻園溪畔。看著蜿蜒美麗的溪流,忽然起了一個「環島慢跑」的念頭,決定不藉助於和輪子有關的任何輔具,隻身背著背包,腳踏實地的環島慢跑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憨人跑環島-065228298.html

環島途中,每次跑進陌生的小鎮,都會有一種看似熟悉卻陌生的特殊感覺─耳邊飄過的聲波是熟悉的語言,放眼望去卻是一條未曾走過的陌生街道。當下不禁疑惑地問自己:這是我熟悉的臺灣嗎?尤其日落時分,天色漸暗,惶悚不安地找旅店。疲勞孤單的那一刻,愕然發現,居住五十八個歲月的臺灣我並不熟悉,除了自己居住的城市外,環島熟悉的只剩下高速公路和東部的濱海公路。

傍晚六點,拖著疲憊的身軀走進西螺鎮的一家背包客棧。一樓客廳兩側書架擺滿書籍,中間置放三套小學低年級生坐的矮小課桌椅,另一張較高的辦公桌可能是充當櫃檯吧。站在空無一人的屋子裏,被冷落的孤獨感襲上心頭。趕緊拿起手機撥通客棧連絡人的電話,幸好還有人接。接通了電話宛如寒冬裏吹來一股暖流,對方很客氣地說:「我五點半下班了,請問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嗎?」我著急地問:「我前幾天預訂了房間,現在該怎麼辦?」她不疾不徐地溫和回答:「沒關係,房間鑰匙放在桌上自己拿。」怕她掛了電話,馬上接著問:「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出發,要怎麼結帳?」

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回答:「明天退房時,把鑰匙和錢一起放在桌上就可以了。」這樣的住宿經驗,畢生第一次碰到,也確切證明臺灣人民的誠樸可愛。

次日,天微亮就迎著清涼的晨風出發了。路途再累,前方總有某種驚奇等著滋潤心靈。途經水上鄉,忽一抬頭,看到一塊醒目的招牌:「23.5°鳳梨酥」,興奮得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。之前腦海中的知識只知道,品酒、喝咖啡、吃巧克力都有最佳的賞味溫度。現在看到23.5°鳳梨酥,心中暗忖:隨便想也知道是個廣告噱頭。一定是在標榜他們的專業,吃鳳梨酥最佳賞味溫度是二十三點五度。結果,大錯特錯。過了約二百公尺,瞥見北迴歸線北緯二十三點五度的標誌,恍然大悟,原來23.5°鳳梨酥是取名於北緯二十三點五度。萬萬想不到我會愚蠢到這種程度。忽然覺得,當自己以為很聰明時,其實思維是笨到極點。想不到環島的路上也是一個認識自己的好地方。

接下來的二十四天,不再贅述沿途數不盡的寶島風光。跑步途中,經常碰到有人要求用手機幫我拍張相片。長到這把年紀,沒當過明星,也沒有什麼耀人的光環可以吸引路人拍照。路人的拍照要求,令人心情飄飄然,足以讓我邊跑邊吹著口哨樂上半天。拍完照,他們總問我同樣一句話:「你為何而跑?」我沒有給他們一個英雄式的答案,如:「愛臺灣而跑」、「為夢想而跑」、「反核電而跑」……等,只是給他們一個微笑,淡然地回答:「不為誰,不為什麼,住在美麗的寶島,想跑就跑。」答案也許令他們有些失望,但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訴求。事實也是如此,生在最熟悉親切的這塊土地,以前都只是駕車匆匆路過,從來沒有用雙腳去探索這塊土地,更未用心地去領略各地的鄉土特色。

在東部前行的路上,意外發現城鄉之間的民情大不同,城市人善於運用掌聲鼓勵你,純樸的農村則不同,你會發現沒有人會理你,腦海中想像的加油聲,都在他們勤作的雙手下結凍。但是,你若跟他們要杯水喝,他們又會馬上熱情地遞上茶水為你打氣。同樣出自心誠的祝福,一個形於外,一個形於內,只是加油打氣的方式不同而已。

過了溪州鄉,想依公路地圖前往聞名遐邇的西螺大橋朝聖,卻在叉路口看到「西螺大橋已封閉」的告示。若有所失地轉向溪州大橋跑去。上了溪州大橋,眼睛為之一亮,遺憾轉為驚豔,在溪州大橋上遠眺建於一九五二年的西螺大橋,彷彿逆溯時光一甲子,咀嚼著思古幽情的味道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寫到最後,要特別向後壁鄉黃姓老農致謝。當時我道出心中的不確定:「我不知道是否能跑完。」他以務農的智慧告訴我:「憨憨跑就會到(臺語)。」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告訴我,做什麼事只要有一股傻勁,執著地跑下去,就可以抵達目的地。回顧這趟旅程,從出發開始就沒有千山萬水我獨行的豪情,一路上只有憨憨地呼吸著獨行的空氣。想著,想著,那不只是一句勉語,而是一個若愚的智慧人生。



出發前評估慢跑環島的可行性。平時每天有晨跑的習慣,體能應可勉強過關,可是若背起背包負重跑步,將會是極大的挑戰。背包裏多帶一件東西就是增加前進的阻力,篩選必備物品錙銖必較。把一些儘可能不帶的東西,一件件從背包中取出來,最後只重點留下兩瓶礦泉水和一套運動衫以及盥洗用品。拿起背包一秤,總重量四公斤。


0B6C6E9C2F33345F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債務協商

x55lb5xf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